Shady、

     离开Brian Eno的高大上体育馆摇滚后,Coldplay求新求变,尝试了新风格,引入了电子元素。旋律方面见仁见智,至少歌词不再填充爱啊希望啊梦想啊之类的歌词,整体往Parachutes时期私人化(或者叫简单化)风格回溯。Ghost Story依然是一张流行专辑,Coldplay在《Ghost Stories》中展现了他们与时俱进的气度,电音及舞曲元素的加入,以及部分曲目中所呈现的冷色调,都未触及他们的筋骨:流畅而唯美的旋律;口白化却又含蓄隽永的歌词;以及精致与磅礴熔于一炉的整体氛围,这一切无疑有相当多的听众很满意Coldplay的这个音乐作品。 (来源知乎)

   《美国末日》几乎完美诠释了美国著名作家科马克·麦卡锡的小说《路》(电影《末日危途》原著),同样是末世背景和一老一幼两个人物,除了绝望无助之外什么都没有。像小说一样,游戏的关注度并不在为何世界会崩溃,末日只是基调。故事核心全都集中在人物,他们在事件漩涡的中心。《美国末日》与小说的魅力不同之处在于完全的互动性,以及游戏内在赋予的持续不安感和未知。IGN为本作打出了10分。

Chris Martin -Coldplay

拍的怎样!